相关文章

安徽鸿旭实控人说法被多方否认 汇源通信要约收购方疑似“大忽悠”

    汇源通信要约收购方内部发生激烈争执。中国证券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要约方之一的安徽鸿旭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简称“安徽鸿旭”)及其母公司无锡鸿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无锡鸿旭”)存在注册地址不实的问题,实控人张兢资金实力与身份亦存在疑问。而且,张兢有关其收购了富临运业及野马汽车,并曾在浙民投要约收购ST生化时帮助过上市公司原控股方振兴集团的说法,也被振兴集团等当事方否认。

  据记者调查,名义上由汇垠澳丰通过蕙富骐骥执掌的汇源通信,真正操盘人是资本玩家唐小宏,他利用汇垠澳丰的通道架设杠杆买壳,在多次重组无果后陷入僵局,又另辟蹊径“扶持”上海乐铮夺权。资本暗战之中,代持、利益分配、权责约定等大量抽屉协议未被披露,且存在股价操纵嫌疑。

    安徽鸿旭实控人说法被多方否认 汇源通信要约收购方疑似“大忽悠”

    汇源通信要约收购方内部发生激烈争执。中国证券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要约方之一的安徽鸿旭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简称“安徽鸿旭”)及其母公司无锡鸿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无锡鸿旭”)存在注册地址不实的问题,实控人张兢资金实力与身份亦存在疑问。而且,张兢有关其收购了富临运业及野马汽车,并曾在浙民投要约收购ST生化时帮助过上市公司原控股方振兴集团的说法,也被振兴集团等当事方否认。

  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张兢宣称,其家族掌控上百亿元资产,控制多家上市公司,并拥有900多家汽车相关公司,2300家其他业务公司。“全是家族的企业,我们还有对银行持股。我们是做实业的,平时不太喜欢抛头露面。要不是这次要约,看不到我们的新闻。”但中国证券报记者询问张兢具体掌控了哪些企业,其均不愿正面回应。中国证券报记者检索2075家民营上市公司的实控人,未见有张兢及其父亲张伟克的名字。

  根据公告,安徽鸿旭与乐铮网络今年2月4日达成要约收购一致行动人关系,并于次日披露要约收购汇源通信的计划,2月27日公布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但随后双方发生争执。4月17日,乐铮网络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安徽鸿旭不承担预受协议项下义务,极其不诚信。

  中国证券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安徽鸿旭注册地址不实。其披露的所在地为合肥市庐阳区荷塘路杏花国际广场B座1104户,但该地址实为安徽省兆隽物资有限公司与安徽苏牛康盛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的所在地。工商资料显示,两家公司与安徽鸿旭并无关联关系。两家公司的工作人员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不知道安徽鸿旭这家公司。同一楼层的其他公司员工亦称,没见过这里有安徽鸿旭这家公司。

  资料显示,安徽鸿旭成立于2017年4月27日,至今尚未开展实际经营,故无相应的财务数据。其母公司无锡鸿旭在2017年4月密集注册数家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公司,包括安徽鸿佰新能源汽车技术发展有限公司、安徽鸿固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安徽鸿旭轻型车身技术有限公司、安徽鸿旭汽车车身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安徽鸿超超能电池科技有限公司等5家配套企业。中国证券报记者从启信宝信息获悉,上述配套企业注册资本从1亿元到9亿元不等,但均无实缴金额。此外,这些注册资本上亿的产业链公司与安徽鸿旭注册地系同一地址。

  合肥市科技局工作人员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合肥市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就设在我们单位,合肥市的新能源汽车企业我们都很清楚,没有听说过安徽鸿旭新能源汽车公司。”

  针对早前媒体报道安徽鸿旭在2018年将实现新一代纯电动汽车的整车试制、甚至量产的说法,前述合肥市科技局工作人员表示,新能源汽车的资质审批机关是国家发改委,而生产新能源车还需要工信部审批。企业如果没有相关资质,不能生产新能源汽车。

  中国证券报记者查询国家发改委网站,截至目前,共有15家企业获得发改委颁发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但未发现安徽鸿旭的身影。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合肥多家车企人士亦称,从未曾听说过安徽鸿旭这家企业。

  启信宝信息显示,无锡鸿旭的关联公司安徽华盛天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地也在合肥,其股东结构与无锡鸿旭一致,两个股东也是张兢与朱骏秋。在华盛天龙注册地址合肥市高新区长江西路677号12楼1205室,中国证券报记者未找到华盛天龙公司。该楼层只有一家媒体与两家电商公司。

中证公告快递及时披露上市公司公告,提供公告报纸版面信息,权威的“中证十条”新闻,对重大上市公司公告进行解读。

中国证券报官方微信

中国证券报法人微博